首页 > 新闻速递

第53章 功曹大人发怒了

潘洁咬咬牙,知道今天她要是不去教训张钧沿恐怕连这个屋子都难平安走出去。

慢吞吞的走向张钧沿,蹩见对方眼中的杀气与警告,潘洁颤抖着身体,哀声求饶道:“张总对不起了,我也是被逼无奈的。”言罢抬手扇过去。

啪啪啪!

清脆的巴掌声与杀猪般的咒骂声回荡在静谧的室内。

良久后,室内才算恢复平静。

潘洁垂手站着,表情惶恐不安,她身旁是脸颊红肿嘴角淌血的张钧沿。

“张钧沿,你不该把主意打到我们身上,今天只是小惩大诫,像你这种娱乐圈的败类,千刀万剐都不为过。”陈敏儿目光转向潘洁,“出道以来你确实对我照顾有加,我陈敏儿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今天的事就算是我还你这么多年照顾我的恩情。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咱们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“依依,我们走!”陈敏儿言罢拉着身旁的严依依走出酒店大门。

“敏儿,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严依依有些担忧的望着身旁悠闲自得的女孩。她们今天算是把张钧沿彻底得罪了,对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们。她只是个打杂小妹,陈敏儿可是星途光明的一线明星,如果因为这件事被打压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“还是先关心你自己吧!”陈敏儿翻翻眼,毫不留情的埋怨道:“你可真是多事,没事瞎掺和什么。”

“就算他们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怕,我只是圣星的小职员,大不了就辞职不干。”严依依自动过滤掉陈敏儿的埋怨,忿忿道:“我原本以为潘洁挺好的,没想到她和那个张钧沿竟然是一丘之貉。”

“你辞职能做什么?”陈敏儿恨铁不成钢的睨了严依依一眼,“高中都没毕业,要学历没学历要经验没经验,你还想一辈子在蛋糕店里打工。”

严依依讪笑两声,随即疑惑道:“敏儿,你怎么知道我在蛋糕店打过工。”

陈敏儿面色一僵,瞥过头冷冷道:“像你这样没用的人,我看也只能在蛋糕店那种只要肯出力就行的地方打工。”

“没想到你一直都有关注我啊!”严依依无视掉对方的冷嘲热讽,扑过去挽住陈敏儿的手臂,“敏儿,以前的事是我不对,你就原谅我吧!”

陈敏儿甩开挂在手肘上的胳膊,冷哼一声,“谁关注你,我才懒得搭理你!”

“敏儿,你就原谅我吧!”严依依不死心,追过去继续死缠烂打。

“放手啦,你还真是没脸没皮!”陈敏儿挣脱朝前方跑去。

严依依追上继续求情。

一个追,一个跑,两道纤丽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

路旁的林荫处显出一道挺拔的身影,欧夜注视着远去的严依依,唇角勾出一抹柔和的弧度。

突然他的身后无声无息多次出现几道黑影,影子的形态很复杂,层层叠叠的浮在万博体育链接是加拿大(CSC)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,万博体育链接网页版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,万博体育链接网页页面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,万博体育链接官网在开发之初就设计了诸多人性化的功能和特性,省去繁琐的麻烦,让您轻松操作。欧夜身后。

“BOSS,何事传召?”

粗哑暗沉的声音响起,虽然是好几种不同的声音却是异常同步的开口,声音恭敬中透着敬畏。

“有人动我的女人,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!”欧夜双眸一凛,即便他没有转身,身后的鬼影依旧感觉到浓烈的煞气将空气都渲染出几分冷冽的凝重。

“谁呀这么不长眼,竟然敢动大嫂!”

“还真是太岁头上动土,活腻了!”

“兄弟们咱们一定要为大嫂讨回公道!”

“BOSS您想怎么玩?是拔舌剥皮还是刀山油锅?”

“小惩大诫就好!”欧夜负手而立,淡漠的应了一声。

小惩大诫啊——

那就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哇咔咔,太好了,今晚上可以过瘾了。

鬼影们对望一眼,笑容十分奸诈。

——

B市市中心,滨海小区。

张钧沿歪靠在沙发上,额上扶着冰袋,身旁酥胸半露的女人轻抚在他的身旁,一双玉手捏着消毒夹为红肿的伤口上药。

“两个臭丫头,我让你们在B市混不下去!”

“哎呦,哎呦!”

“我说你TMD给我轻点!”

张钧沿呲牙咧嘴的喝斥身旁的女人,随即转头狠狠瞪视着地板上匍匐着的女人。

女人衣衫凌乱,污损不堪,沾满血迹,隐约还能从衣物破碎的缝隙中看到血肉模糊的肌肤。她身下的地毯被血污染成暗红色,整个人几乎没有生息。

“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,要没有我张钧沿你连**都不如!”

张钧沿想到今日所受的屈辱更是怒火中烧,抬手扬起鞭子无情的朝潘洁身上抽去。

“打死你,打死你这个贱女人!”

“陈敏儿,严依依,我要你们跪在我的面前求饶!”

鞭子抽在皮肉上发出的闷响,女人吃痛的闷哼,在宁静的夜空显得尤为诡异。

张钧沿挥舞着鞭子不停的抽打着地板上的女人,他移动的身影倒映在落地窗宽敞的万博体育链接是加拿大(CSC)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,万博体育链接网页版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,万博体育链接网页页面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,万博体育链接官网在开发之初就设计了诸多人性化的功能和特性,省去繁琐的麻烦,让您轻松操作。玻璃上,扭曲成狰狞的弧度。

突然,洁净的玻璃窗上逐渐变得模糊,像是浮上一层轻雾。

原本轻浮在窗面上的雾气如同发芽的植物迅速生长出来,而后形成一人高的黑影从玻璃镜面上跃出来,半浮在空中。

接着又有一个黑影浮出来。

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顷刻功夫,屋内便多出十道黑影。

卧龙亭